广东好彩1 > 書庫 > 《醫笑百媚:攝政王的仵作小娘子》千醫百媚 69文 醫笑百媚:攝政王的仵作小娘子強強

广东好彩1:醫笑百媚:攝政王的仵作小娘子

广东好彩1 www.avvre.com 古代言情已完結

深巷酒肆新書《醫笑百媚:攝政王的仵作小娘子》由深巷酒肆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弦君,那一日,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短短的路程,弦君今日卻覺得好似變的好長,腦子里想的全是雪琦,她的笑,她的哭,她生氣,他認真,她寒了臉,還有初遇她時,她窘迫的神情

|更新:2019-12-29 22:01:21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深巷酒肆新書《醫笑百媚:攝政王的仵作小娘子》由深巷酒肆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弦君,那一日,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短短的路程,弦君今日卻覺得好似變的好長,腦子里想的全是雪琦,她的笑,她的哭,她生氣,他認真,她寒了臉,還有初遇她時,她窘迫的神情

《醫笑百媚:攝政王的仵作小娘子》免費試讀

短短的路程,弦君今日卻覺得好似變的好長,腦子里想的全是雪琦,她的笑,她的哭,她生氣,他認真,她寒了臉,還有初遇她時,她窘迫的神情……

漸漸的,他的心好像在不知不覺之中都被雪琦占據了,好想就這樣一直守著她,一直一直陪在她的身邊,永遠寸步不離的跟在她的身邊,好像這樣才是他最想要的東西,什么皇權,什么江山,都比不上她一個柔情似水的目光。

自從那日被她撿回了義莊,自從那日看到她拿著刀,看著自己不著寸縷窘迫的神情,自己就好像就是丟了魂似得,自那以后,他的存在就好像是要等著與她相見似得。

自那以后,多少個日夜晨曦,他都在期盼著雪琦有一日能愛上他,可是,所以他死皮賴臉的纏在了她的身邊,只希望能與她牽手這滾滾的紅塵,希望她跟自己牽手細數星辰,可是,今日,今日自己終于抱了她,這是第一次,自己如此親近她,卻莫名生出了一種淡淡的哀愁,好似那離別的日子就要來臨了。

如今弦君也只能默默的祈禱,雪琦能感到他的情,他的愛,他能知道不管自己在不在她的身邊,他都會記著她,牽掛她,愛著她,他好希望雪琦能等著他來娶她,而他,也會靜靜等著她長大,等著她嫁給自己那一天。

呆呆的看著弦君漸行漸遠的背影,雪琦胡然好似覺得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實,她隱隱覺得,弦君是喜歡自己,可,他有多喜歡自己?他能等著自己長大嗎?

這一刻,她好像覺得,弦君就要離開她了,淡淡的離愁,莫名就浮上了心頭,那一日,她和爺爺從河邊撿了他回來,她從未想過這尸體還能活過來。

可當她拿著刀即將劃開他的胸膛時,他卻愣是坐了起來,自那以后,她好像就已經知道了,知道了他終究還不是屬于她的,只是,漸漸的,自己好像真的愛上了他,如今,想到不久的將來,他們就要離別,心里,莫名地空了起來。

夜風習習,雪琦的思緒也好似被那夜風送回到了撿回他的那一日。

事情是這樣的:

由于近年來西涼國和羌國不停的交戰,仗打得異常的激烈。

后來雙方都因為缺糧而暫時停止了戰爭,據說,那段時間淮陽河的水被血染得通紅。

弦君就是從那條河上漂了過來。

他被人救起時,是絕對沒了呼吸的,身上也沒有刀傷,顯然不是因為打仗而犧牲的士兵。

雪琦和爺爺就是作為被人從河的另一邊拉去檢驗他的尸體的。

好不容易跟爺爺將這尸體拉回了義莊,她央求了爺爺很久,爺爺才答應由她去驗尸。

誰料剛剛取出剖尸刀,那刀子還沒有切下去,他忽然睜開了眼睛——真是好一場驚魂記!

自從她跟著爺爺開始學習驗尸以來,詐尸這種事情,雪琦并不是頭一次經歷。

所以她當時十分鎮定地告訴面前的人:“你是含冤而死,現在我要查明你的死因,才能幫你報仇,所以,請閉上眼睛……”。

她自認聲音十分溫柔語氣也委婉,可這人卻仍舊瞪著大大的眼睛。

雪琦頓時感覺到脊背生寒,猶如一條毛毛蟲在身體上爬過,帶起一根根直愣愣的汗毛。

然后那“尸體”開口說了話:“我還是活的,不信你摸摸我的心口?!?/p>

他的心口果然是熱的,并且心臟跳動有力,一下一下,鼓動了雪琦的手心。

但這并沒有讓雪琦的臉色好一些,因為,她剛剛為了剖尸方便,將這男人的衣服全都脫光了。

也就是說,這男人此時此刻是赤身裸體地橫陳在雪琦的面前。

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灑在男人的身體上,泛起瑩瑩的微光。

不可否認,弦君長得十分好看,身材也相當不錯,但這并不能緩解雪琦的尷尬。

雖然此時此刻,雪琦面上仍舊冷冷的,身體卻好似被人點了穴道似得。

一手抓著剖尸刀,一手按在弦君的胸口,目光則久久停留在他俊秀如玉的臉上……

噗,雪琦捂住鼻子倉皇逃離,天哪!她到底在干什么!老毛病竟然又犯了!

別忘了,雪琦是有一個怪癖的,一見到長得英俊的男子,就會鼻血狂流不止,當然跟她花癡沒半毛錢關系,而是那年她發燒時留下的后遺癥。

她病好后醒來就噴了她哥一臉血的事我會說?

“對不起……我……”雪琦捂住鼻子口齒不清地說道。

“你……真可愛,只是,能否將你的小匕首放到一邊去?”

弦君輕笑著溫柔地捏了捏她玲瓏消瘦的下巴。

雪琦臉“唰”地一下紅了,鮮紅的液體又開始往下流。

雪琦手忙腳亂地拼命堵住血流如注的鼻子,可是血還是從指縫間滴落,她有種想要自我了斷的沖動!她還是第一次將自己的“丑態”展現在活人面前,還是一個長得如此妖孽,令人無法不喜歡的人面前!

那一刻,她羞憤的簡直不想活了!

就在她考慮是割腕還是切腹時,一張不知從哪里跑出來的,白色繡有點點梅花的手帕覆上了她的鼻間,梅花的淡淡清香沁入肺腑,神奇的是……鼻血竟然沒有繼續流了!

當時,雪琦就暗暗下定決心,無論用什么陰謀手段,一定要把這位妖孽弄到手!頭可斷,鼻血可流,到嘴的美男不能丟!

可第二天,雪琦睜開了惺忪的眼,卻突然發現:他,不見了!

雪琦怔怔地看著昨天還未燒盡的柴火,不禁悲從中來,扼腕道:“妖孽啊,我還沒跟你拜天地,你怎么就跑了吶!”

回應她的卻只有大風的呼嘯聲,雪琦怔怔看著手中的白手帕,忽然驚叫一聲,“我拿著這個手帕,說不定能找到他呢!”

就在雪琦暗自神傷之間,一個男人的身影竄了進來。

雪琦有些憤怒的叱問他到底去了哪里。

弦君眼淚婆娑的看著雪琦,竟似哽咽的小聲說他出去砍柴了!

看著門外那被壘的高高的柴火,雪琦的心,剎那間融了一塊!

想到此處,雪琦不禁嘴角微翹,一抹動人的笑容浮現,不禁驚艷了時光!

《醫笑百媚:攝政王的仵作小娘子》精彩評論

    網游式的無限流恐怖題材女主(弦君,那一日)文。標著恐怖,但是實際很好玩。女主(弦君,那一日)各種神操作。比如某個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嚇女主(弦君,那一日),女主(弦君,那一日)起手就把辣椒塞進木偶嘴里再比如,某個恐怖怪必須唱完歌才能殺人,女主(弦君,那一日)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電燈泡。。阻止她唱完這首歌。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