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好彩1 > 書庫 > 《穿越之步步為營》穿越之步步為營追男神 小說TXT 穿越之步步為營小說在線試讀

广东好彩1:穿越之步步為營

广东好彩1 www.avvre.com 穿越已完結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之步步為營》的小說,是作者夙顏創作的穿越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 沒過多久就走到了,天色也比剛才要暗了許多 白梓顏靠在湖邊的一棵樹上,幽月靜水和風,還有蟲鳴聲,玉足時不時拍打著水面難得的愜意啊 不一會

|更新:2020-02-07 14:55:00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之步步為營》的小說,是作者夙顏創作的穿越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 沒過多久就走到了,天色也比剛才要暗了許多 白梓顏靠在湖邊的一棵樹上,幽月靜水和風,還有蟲鳴聲,玉足時不時拍打著水面難得的愜意啊 不一會

《穿越之步步為營》免費試讀

沒過多久就走到了,天色也比剛才要暗了許多.白梓顏靠在湖邊的一棵樹上,幽月靜水和風,還有蟲鳴聲,玉足時不時拍打著水面難得的愜意啊.不一會兒,由于抵擋不了水的清涼人就‘嗖’的竄入水中.

她在水里東游游西潛潛,玩的起興,突然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便被一股力量往水底拽,她再吸一口氣的機會都沒有,那東西緊緊纏著她的身體一邊往下拖一邊借著她呼氣掙扎一點點緊縮.她從頭到尾都沒弄清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這樣就死了當真是死的不明不白,就在她快要失去意識時,感到纏在腰身的東西一震身體被松開了,另一股力量將她帶往水面.

出水后她被安置在樹上,喝進去的水已經被人用內力逼出來了,只是一個勁的猛咳無法顧及就她的人是誰,只是頭上飄下一件衣服,帶著淡淡的好聞的草藥香:"穿上."簡短卻不容拒絕.

她的耳邊嗡嗡的響,聽不出是誰,只道是個男的,好一會兒白梓顏才看清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恩公 :"你....咳咳."

當夙尊帶她下來時,才看到要自己命的東西是什么,一條蟒蛇森蚺那種級別的.臉上黑線劃過,想起剛才的遭遇不禁打了個寒戰,只能說她命硬吧,這種情況下也有人來救她,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才來這里幾個月啊,就已經多次在死亡邊緣徘徊,不過話說回來了古代真是可怕啊,十條命也不夠玩的.

他看著懷中的女人,瞇了瞇眼,怎么每次見到她都是她快沒命的時候.他剛洗完澡就接到消息要去處理一下事情,返回途中感覺到有人的氣息,立刻警心大作聞聲而去,卻剛好見到她警惕的左顧右看,然后就脫了衣服躍進水了.這女人膽子也忒大了沒點防身本領就敢在這荒郊野外的洗澡.

正當他準備離去,天生的敏銳讓他察覺到周圍有一絲異樣.發現離那女人不遠的岸邊有東西蠕動,閃爍著幽綠光澤的眼,然后悄無聲息的潛入水下,消失不見,他想叫白梓顏離開,卻見那東西已經潛伏在她的身邊,然后便把她往水下拖.她的命是他的,閻王也沒資格奪去,跳入水中給了那東西一掌,將她救回.

男子看她沒有一般人受到驚嚇該有的反應,而是笑呵呵地對著他說:"恩公,你好像又救了我一次呢."嘴上雖這么說,心里卻很是苦笑這人情該怎么還接連欠人命啊.

不是她的膽子真的比常人大,也不是她真的如表面一樣無所畏懼而是她習慣了笑,習慣了遇到任何事情她都帶上這面具,笑著面對一切因為她知道哭是解決不了的.笑也這樣哭也這樣事情不會因為你的表情而有所改變,所以何不笑著面對,別讓那些故意要看自己出洋相的人趁心如愿.

她本來也沒有面具的,父親的去世,親戚的冷漠,別人的白眼......就像催化劑一樣使得僅有7歲的她要學著面對這一切,提早的踏入了社會.在旅途中她找到了一個名為"笑"的面具,笑靨如花,仿佛不知人情冷暖.

她憤怒,怨恨卻始終沒有將這面具丟棄,而是將其覆在自己的面上.她用笑掩蓋自己真實的情感,她不想讓人知道的她的真實感受,他們也不配知道.她笑著逼自己堅強,笑著迫自己接受....

不要輕易把傷口揭開給別人看,因為他們看的是熱鬧;痛的卻是自己——不是誰都能理解你.呵,說得真好.

她依舊無所謂的笑著,仿佛剛才差點沒命的人她:"還沒說過我的名字吧,我叫白梓顏,恩公,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盡管開口就是."她是真心的,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以前沒說一是因為人家不需要,二是她不愿報恩的心思.但這一次,她卻承諾了.只要有用得到她的地方,將不惜一切幫他完成,前提是不要超過她的底線.

夙尊也沒想到,這一次竟能得到她的承諾.以前不屑任何人的承諾,但這女人眼中有著他不可忽視的堅定,仿佛只要他開口她一定能做到,轉而冷聲道:"我說了不要叫我恩公."帶著些不悅.

"不知恩…爺為何在此出現?"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叫爺比較合適.

本以為他不會回答,可他卻回答了,冷冷淡淡的道:"路過."其實這個回答,也不回答本質上并無差別.

"哦."她也淡淡回道.然后越過夙尊,一步一步朝大蟒走去.

這女人是瘋了不成,換做一般人,哭嚇都還來不及,哪還敢在靠近,微微訝異:"去哪?"

"恩....去拿衣服,衣服還在那邊."瞟了一眼大蟒,心里余悸還沒過去.

屆時才發現自己的外套穿在她身上并不合適,太寬松了有種像小孩子穿大人衣服的感覺,有些地方卻因為水貼著肌膚,又展現出屬于女人的玲瓏曲線,看著她時不時的擼一擼衣袖和提一提衣擺,倒也挺好玩的.

說實話,就算這位大人心情好,功力沒個千兒八百年的實在是看不出的情緒,而且丫的上半張臉還帶著鐵面.

"不用去了,衣服都泡在水里."某人平淡的解釋道.

What!泡在水里?她希望這不是真的.夙尊看著她似逃避般接受這是事實的表情,再一次好心解釋道"剛才大蟒的尾巴掃過,都下水了."

"包....包括鞋子?"白梓顏問的小心翼翼.

只見某人點了點頭,白梓顏頓時想那塊豆腐自殺.衣服沒有沒關系身上還有一件,可鞋子沒了她要怎么回去啊,這里的地又不是水泥地或瓷磚地.這一路走回去小腳難保啊,不殘也脫層皮,欲哭無淚:"好吧......"

硬著頭皮上吧,可沒走幾步路她就停了心里咒罵聲一片.她走走停停,夙尊倒也不惱依舊風輕云淡,雷打不動的樣子.

終于,白梓顏再也忍不住了.諂媚的笑著,將她的魔爪伸向了夙尊:"那個...爺,你看,你都救了我這么多次,不介意我在提一個小小的要求吧."說著還用手做出小小要求到底有多小.

她又想干什么?挑眉,不說話.

見他不講話,白梓顏只好自顧自說下去:"就是啦...爺...可不可借你的鞋給我穿啊?"連忙又說:"一只也沒關系的."然后小心翼翼的看著他,雖然什么也看不出來.

白梓顏自然知道他是不會把鞋借給她穿的,她也就是抱著能中五百萬大獎的心態去試試罷了.后又怕這樣的行為惹惱了這位救命恩人,將她一人丟棄在這里忙打著干哈哈,諂媚道:"哈哈,我只是說笑而已.爺莫要放心離去."說罷低頭努力走自己的路.

夙尊既沒說什么,也沒有將白梓顏一人丟在這荒郊野外.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般,和白梓顏繼續按照原來的速度走著.

白梓顏走了一會兒,知道從這里回酒樓的路不算長,當然這是在有鞋子的情況下.按照她現在的龜速,實在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去,又怕耽誤他的時間.雖然她心里也害怕還會出現什么野獸,但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他繼續在這里陪著,救了自己一命已然是仁至義盡了,還有就是他的氣場實在不是一般的大了,讓她連走路和呼吸也感覺鴨梨山大:"那個爺..."他停下,并不轉頭:"如果爺有事可以先走,我一人無礙."

他慢慢轉過身,探究著她話的真實性,良久:"你確定?"

看來他好像真是有事,心里失望之余,面上卻依舊笑著道:"恩,爺既有事那就請先行一步.我不敢讓爺在這里陪我浪費時間."接著又道:"我只是一個平名女子多的是時間也不在乎這幾個時辰.可爺不同,爺是要做大事的人所以梓顏不敢讓爺相陪."

說的不錯.可他怎么聽起來是像在趕他走一樣,眼底閃過一絲玩味:"大事?殺人可算是大事?"他倒想看看這女人到底想玩什么.

她微微一頓,沒想到他的回答竟是...但終究笑道:"殺人,自然是大事,常言道:人命關天,怎么不是大事."他要殺就殺好了,她不像過多介入,她白梓顏雖不是什么殺手也不如他們般兇狠,但也絕非善良之輩.

每個行業的存在自然有它的道理,包括嗜血的殺手.對于不相干的人她不會去殺,但也不會去救,個人有命,不想干預.

就在那一瞬間,夙尊覺得這女人和他是同種人,也許她將會變的更加無情,這樣的人早晚是個禍患,黑曜眸子危險的瞇著:"你確定自己一人能走回去?"見她點頭,男子飛瞬間飛身而去,不再管她死活.

白梓顏看著男子憑空消失的速度,不由贊嘆.想來他的武功已是登峰造極,啊~啊~,她也想要啊.羨慕嫉妒恨!

白梓顏強忍著終于走到了自己打工的地方,腳底被扎出血了....不過也還好,皮糙肉厚,這幾天白梓顏一心想把衣服還回去.但是幾天下來她無數次的見到夙尊子,可人家正眼也沒瞧一下就匆匆離去,去他房間里找吧,壓根就沒人,每次回來也總是將近吃飯的點子上吃完后又匆匆離開.害得她一句話都講不到.她就納悶了許久最后終于決定衣服...不還了.

她發現今天來酒樓的人似乎比之前的多了兩倍之多,而且看他們一個個的著裝,顯然都是有鈔票的人.他們為什么來這里?她已經顧不上許多,現在只知道光收小費就已經收到手軟,眼里已經不再是如深夜星空般閃亮的眸子,而是兩只眼睛像金子般散發著耀人的光芒,就差沒流口水了.

虎子,和白梓顏一樣也是店里的小二.他也是一臉高興趁著空隙湊到白梓顏身邊,笑呵呵說道:"小白啊......"噼里啪啦在那邊講.

這是白梓顏來這里之后他們一幫人給她取得的叫做’昵稱’的家伙,而且...悲劇的是還全票通過.她只能干笑,然后無奈的接受.

聽著虎子的介紹,白梓顏終于明白為什么有這么多人了.七夕到了,但這也不能怪她無知,以前沒穿越的時候自己就是不過的,最多就是上上開心農場參加那里推出來的活動,她一單身人士去關注那些情侶的節日干嘛,現在嘛,就更沒那心情了.

不過話說回來七夕就七夕吧,為什么大家都老遠的趕過來到這里過啊.這樣想著就問了問旁邊的虎子.

云州離王城還算近,商業較

《穿越之步步為營》精彩評論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夙顏)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梓顏,夙尊)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夙顏)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穿越之步步為營》的格調,真的非??上?。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白梓顏,夙尊),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ganrao}